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水果摊主追小偷致其病亡 获刑两年还要赔钱:后悔追出去

水果摊主追小偷致其病亡 获刑两年还要赔钱:后悔追出去

图片说明:水果摊主追小偷致其病亡 获刑两年还要赔钱:后悔追出去,。

两年牢狱之灾后,谭磊又面临超过15万元的民事处罚。这让他备受打击。4月18日中午,他坐在榴莲摊前,目光呆滞。偶有顾客来,他也不动,对方买不买似乎都无所谓。水果摊主谭磊的生活是从2015年1月26日发生改变的。那天,他在广州市花都区狮岭镇卖榴莲,发现一个榴莲被偷走后,他追出10多米。追讨过程中,谭磊扇了对方——许国音两个耳光,又顺势推了一把,许国音踉踉跄跄走出四五步,栽倒在地。随即,许国音被送进医院,半个月后经抢救无效死亡。谭磊被花都区公安局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刑拘。谭磊推倒小偷致其死亡的事发地。(图片来源:红星新闻)2015年10月,谭磊被检方以涉嫌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2016年4月8日,花都区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一审宣判,谭磊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二审维持原判。如今,已出狱一年多的谭磊依然觉得委屈,他承认自己打了小偷,但还在申诉——“对方的死不是我造成的。” 过失致人死亡罪:扇了两耳光、推了一把,偷榴莲的男子踉跄栽倒2017年1月27日,谭磊结束两年的刑期,走出监狱。他搬到距离花都区狮岭镇80多公里的一个镇上。这是一间没有窗户的库房,用木板隔出两间卧室,角落堆着水果箱。谭磊一家三口租住于此。每天中午外出摆摊,谭磊将小货车停在路口,打开一侧仓门。他只卖菠萝蜜和榴莲,“卖其它水果压货多,损坏大,不仅累,还赚不了多少钱。”谭磊在街头卖榴莲。在2015年的1月26日,谭磊将摊位摆在狮岭镇康政路和盘古路交界处。晚上七点多,经一位顾客提醒,他看到一名穿黑色夹克的男子用衣服抱着一个榴莲走出数十米。谭磊追了出去,在盘古路某化妆品店门口,见对方一言不发抱着榴莲,他气愤地扇了这名男子两记耳光。对方手中的榴莲坠落,转身想走,谭磊顺势朝其背部推了一把,这名男子踉踉跄跄走出四五步,栽倒在地。谭磊称,这名男子当时面部朝下倒地,额头上擦破皮并流血。这名男子叫许国音。2015年2月11日,许国音入院半月经抢救无效死亡。法医鉴定显示,许国音符合因左侧基底节区脑出血并血肿形成致急性中枢功能障碍死亡,颅内出血的部位及特征符合自身原因为主引起,外界因素(如酒后、情绪激动、剧烈运动)是诱发因素,可排除机械性暴力作用致死。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对许国音的死亡鉴定。谭磊于1月27日被花都区公安局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刑拘,10月被检方以涉嫌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法院认为,谭磊的行为与许国音死亡结果之间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谭磊过失致人死亡,情节较轻,其行为已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鉴于谭磊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害人在案发起因上存在过错,可酌情从轻处罚。2016年4月8日,花都区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一审宣判,谭磊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随后,二审维持原判。二审维持原判。后悔追出去:“别说一个榴莲了,一车都可以给他”刑事判决后,2017年10月,花都区人民法院又进行民事判决:谭磊赔偿原告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费用的20%共计153898.46元。面对这笔赔偿金,谭磊担心成为老赖,但没钱赔偿。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件事几乎让他倾家荡产,父母东拼西凑勉强凑齐了6万多之前请律师的费用,他现在有时连批发水果的钱都没有,“还好老板知道我的事,每次卖完才去结账。”谭磊老家在湖南,10多年前来到广东打工。他先在深圳一家工厂干了10年,后来跟随朋友到广州摆摊卖水果。最早他推着三轮车卖西瓜,赚了钱后买了一辆小货车,开始卖榴莲。据谭磊讲,他和妻子两人每年卖水果可以收入六七万,但几乎只够一家人的生活。谭磊租住的地下室,是一间没有窗户的库房,用木板隔出两间卧室,角落堆着水果箱。谭磊告诉记者,最近妻子在和他闹离婚,带着女儿回了老家,他每天一个人出摊,有些孤单。他认为,他的家庭是被这件事情拖垮的。回出租房的路上,谭磊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将烟架到口边,转头告诉记者,“离(离婚)就离吧,谁让发生这种事呢。”谭磊说,刚开始他并不认为自己打小偷有什么不妥,“小偷,大家都恨。很多人见到小偷都会像我这样做。”但是最近他不断回想当晚的事,越想越后悔,“当天为什么要追出去,要是知道这样,别说一个榴莲了,一车都可以给他。”如今,他吸取了教训,不敢再找顾客的任何“麻烦”。谭磊说,前几天,一对青年男女从他这买了100多元的榴莲,但是手机支付一直没有成功,他看着两人走远,也没有勇气追上前去。谭磊在街头卖榴莲。死者弟弟:一直没收到道歉,“这个事不会轻易就了了的”在事发地附近,一位摊主田大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许国音以前经常去她那里吃饭,有几次在她那赊账吃早餐,她问许国音要,许国音却答:“事都没做,哪来钱啊。”后来她也从别人那里听说,许国音也曾顺走水果摊的水果。对田大姐的说法,许国音的弟弟许强并不认同。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从没发现哥哥有偷盗的习惯。他推测当天另有隐情:许国音拿走榴莲是因他们之前发生了口角,“可能是缺斤短两,拿榴莲补偿”。许强说,他是广西人,父母养育了7个子女;许国音排行老大,事发时52岁。2014年,许国音从老家到广州投靠许强,许强安排哥哥在自己的皮具厂做车位工。许国音没成立家庭,平时一个人住。事发后,许强从许国音的工友处了解到,当天下班许国音和同事去吃饭,席间喝了酒,但没有醉,后来就各自回去了。别人打电话,许强才得知许国音出了事,随即去了派出所,最后在医院找到了许国音。“当时我哥哥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昏迷不醒,后来直到去世他都没和家人说一句话。” 许强说。许强对谭家处理这件事的态度感到愤怒,他说从事发到现在对方没有向他们道过歉,也没有主动联系他们解决此事。但谭磊认为,许强是在胡说八道,“事发之后我父亲找到他们商量赔偿,他们要50万,我们没这么多钱。后来案子快判了,他们又找到我家,商量赔偿,但是最终没有协调好。”许强表示,由于最近比较忙有一段时间没有跟进事件的进展了,接下来他将和家人商量如何应对此事,“反正这个事不会轻易就了了的。” 继续申诉已收到高院受理通知书谭磊一直想不通,已经坐了两年牢,为什么还要赔这么多钱。从出来开始,他就联系律师,希望向高院申诉证明清白,他认为小偷的死和自己没有关系。帮助谭磊申诉的律师杨斌告诉红星新闻,她之所以介入该案是看中案件具有典型的社会意义,失主追小偷在社会中很常见,这种勇敢面对违法犯罪的行为应该得到保护和鼓励,但是却因为小偷的死亡,失主成了罪犯,“如果这样,以后谁还敢追小偷啊。”对于该案的判决结果,杨斌认为不合理,二审之后她一直帮助谭磊申诉。2018年3月26日,她收到了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案件受理通知书。杨斌认为,该案中谭磊虽有推打等轻微暴力行为,但该行为具有正当性、适度性,根本不足以致死,死者许国音的死亡结果是谭磊无法预见的,其主观上并无故意伤害致许国音死亡,客观上也没有实施致许国音死亡的行为。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通知书。根据《广州日报》报道,法院审理该案时认为,许国音盗窃榴莲时处于醉酒状态,从监控视频看,他怀抱榴莲行走的速度缓慢,有别于得手后迅速转移赃物的盗窃行为。在许国音停止逃跑且未对谭磊构成人身威胁的情况下,谭磊仍对他实施殴打显然是不适当的。许国音被殴打后丢下榴莲,转身离开仅走了一小步,谭磊能够采取较为缓和的方式控制对方,没必要突然从背后将其推倒在地导致伤亡。因此,法院认为,谭磊对许国音所实施的暴力行为不具有合法性。至于法医鉴定结论中列举的酒后、情绪激动、剧烈运动三种导致许国音病发的诱因,杨斌认为,完全是许国音自身的行为引起的,与被告人谭磊无关,因为当晚许国音盗窃前大量饮酒,实施盗窃行为后心虚,逃跑导致情绪激动和剧烈运动。 在许强看来,许国音被推倒地死亡是事实,他们一家是这起案件中最大受害者。许强承认许国音有高血压,当天晚上也喝了酒,其死亡主要原因是自身的疾病,但他认为谭磊的行为加速了病情的发展,和许国音的死亡有很大关系。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日韩吴码手机在线播放_日本无码AV手机版_日本有码手机在线观看--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水果摊主追小偷致其病亡 获刑两年还要赔钱:后悔追出去

文章地址:http://www.ahtvn.com/article/81.html
有关热门【水果摊主追小偷致其病亡 获刑两年还要赔钱:后悔追出去】的标签